歡迎訪問民族出版社網站,今天是
做好民族出版工作 有利于國家安定團結

做好民族出版工作 ?有利于國家安定團結

毛之芬口述? 傅肇霞整理

1952年底,我所在的《世界知識》社并人民出版社,我和另一位同志被留在出版總署等待安排。我這個人性子急,呆不住,1953年1月15日上午,我又去出版總署催問工作分配消息。主管人事的周天行同志對我說:“你來得正好,金燦然同志正找你?!奔降筆痹謔鵠鍶緯靄婢指本殖さ慕鴆尤?,他說把我分配到剛成立的民族出版社了,并親自陪我去社長薩空了同志家。薩空了同志熱情地歡迎我說:“民族出版社今天正式成立,咱們馬上一起去參加成立大會?!本駝庋?,我連衣服也沒換,就跟這位出版總署副署長兼民族出版社第一任社長來參加民族出版社成立大會了。從此,我就成了民族出版社的一員。

當時民族出版社社址在北河沿西邊的椅子胡同。蒙古、藏、維吾爾、哈薩克文組及《人民畫報》副刊共二十來人擠在一座四合院的幾間老房子里,這就是建社初期民族出版社的全部人馬(朝鮮文組是遷到國子監后正式成立的)。當時常務副總編輯是韓道仁同志。

在來民族出版社之前,我在由胡愈老創辦的《世界知識》社搞出版工作,雖說對出版工作還比較懂一些,但對民族工作卻是個十足的外行,一點民族方面的知識都不具備。每個干部不是都要填履歷表嗎?我看到“民族”一欄,心想:還填什么民族不民族,不都一樣嗎?通過在民族出版社工作,我才漸漸了解到我國是個多民族國家,共有56個民族在這塊富饒美麗的國土上繁衍生息,共同創造幸福美好的生活,漢族離不開少數民族,少數民族也離不開漢族。

隨著不斷學習黨的民族政策和理論,在民族出版社與各族知識分子經常接觸,我越來越深刻地體會到民族出版工作的重要性。解放前,出版社有很多,但沒有哪個執政黨建立過民族出版社,這也說明從來沒有人重視過民族工作。甚至在社會主義的蘇聯,七十多年中也沒有成立過一個中央級的民族出版社。而我們新中國剛一成立,千頭萬緒、百廢待舉的時候,毛主席、周總理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就對民族出版工作十分重視,真是英明。國家級民族出版社成立了,敬愛的周總理在百忙中還親自為民族出版社和《民族畫報》題寫社名、刊名。其后,各地方民族出版社也如雨后春筍般陸續成立起來。

民族出版社成立后,積極配合黨和國家在各個時期的路線、方針、政策做了大量工作,出版了大批優秀圖書。翻譯出版了馬列著作、《毛澤東選集》等多種經典著作,翻譯出版了《共同綱領》、《憲法》等大量黨和國家的重要文獻和文件,并在解決少數民族語言文字規范化這一前人未解決的問題上做了許多卓有成效的工作,為少數民族地區提供了多品種、多層次的各類圖書,輸送了相當數量的業務骨干,為民族出版事業做出了重要貢獻。

第一任社長薩空了同志,解放前就是海內外知名的新聞工作者,他辦事嚴肅認真,作風平易近人,談吐幽默風趣,每逢有需要他出馬與上面打交道的事,我們找他,他從不推辭。薩社長對民族出版事業滿腔熱情,對出版工作很有經驗,從出版社開創之初起他就很關心選題質量,十分重視發稿計劃和出版計劃的完成情況。他兼職很多(僅出版工作方面,還兼人民美術出版社社長及榮寶齋經理。此外,還有其他兼職),工作繁忙,但對我社工作一直抓得很緊,還具體負責《民族畫報》(1985年獨立出去之前,《民族畫報》、《民族團結》都是出版社下屬的編輯部門)的終審工作。他無論多忙,交稿從不拖欠一天,經??鉤瞪蟾?。大家都說薩社長不愧是報人出身,懂行,知道發稿、付印不能拖期。

按理說一般出版社主要任務是出書,但新中國成立初期的民族出版社不止是出書出刊,還要擔負大量有關民族工作方面的其他突擊性任務。如1953年冬,內蒙古錫盟地區一些地方遭到特大雪災,我社為了支援抗災,連夜翻譯印制蒙古文傳單,送到空軍去散發。1954年周總理參加萬隆會議,斯里蘭卡總理班達拉奈克夫人訪華,我社都有緊急任務,如趕印《穆斯林畫集》、《釋迦牟尼佛像集》等等。至于重要會議文件的翻譯和口譯等工作,更是常年都有。如五六十年代,每年召開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全國政協會議、中央各部委召開的各種全國性重要會議等,翻譯文件和口譯的工作基本都由民族出版社擔任?;褂械持醒?、國務院、中央軍委及各部委的五種民族語文的人民群眾來信來訪,過去也一直由民族出版社翻譯,甚至法院、檢察院凡涉及少數民族語言,也來找民族出版社陪審翻譯??上攵?,民族出版社的工作人員有多忙。每年為了參加國家重要會議的翻譯工作,同志們常是連續幾十天廢寢忘食、通宵達旦地奔忙于會場內外。

當時不僅社領導身先士卒,做出表率,各室領導、翻譯、編輯愛社敬業、忘我工作,我們職能部門的職工為了及時出書和配合突擊性任務,也都是勁兒往一處使,汗往一處流。

我是出版部第一任主任。由于出版社新成立,工作人員來自四面八方,大多不熟悉出版工作,但是大家都很努力。我們一些發往國外的畫集,印制質量要求很高,有時要去上海印制。為了配合工廠的需要,如生產精致銅版紙,還火速派人趕去內蒙古,找有關單位解決生產高級銅版紙必需的干酪素和高級印刷油墨原料等,任務都及時圓滿地完成了。

建社初期的工作任務雖然很繁重,工作條件雖然很艱苦,但從來沒有人叫苦。民族出版社各民族職工這種不計名利報酬、無私奉獻、忘我工作的高尚精神一直激勵著我社一代又一代出版工作者,在民族出版領域努力開拓進取,做出新的貢獻。

近年來,東歐的劇變,蘇聯的解體,民族矛盾激化,內戰頻繁,人民遭殃的活生生事實,使我更深刻地體會到由于黨中央幾十年堅持不懈地重視和貫徹正確的民族政策,不斷加強各民族的大團結,才有今天國泰民安、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我國經濟事業才得以穩步發展。民族出版社在40年的光輝歷程中,作為黨對于民族地區的宣傳喉舌,始終如一地貫徹黨的出版方針,為民族地區提供了大批優秀圖書,對傳播黨中央的聲音,加強民族團結,促進民族地區經濟文化的繁榮起了重要的推動作用,所以我們的工作是非常重要而有意義,我為自己是民族出版社的一員而感到光榮與自豪。

本文轉載自《團結求實開拓奉獻——民族出版社40年》一書

?

?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