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民族出版社網站,今天是
《中朝大詞典》小傳

《中朝大詞典》是我社與朝鮮外國文圖書出版社長期進行文化交流的結果,也是我社朝鮮文編輯室和朝鮮外國文圖書出版社詞典編輯局幾十年不懈的交流和合作的碩果。這部詞典凝結了民族出版社朝鮮文編輯室幾代主任和編輯以及出版社領導、社外專家學者們的心血。

背景

自從1954年5月4日,朝鮮出版管理局要求訂購我社翻譯出版的朝文版《人民畫報》(來源于1954年檔案第10卷)開始到目前為止我社與朝鮮出版界半個多世紀以來(除了“文革”期間)幾乎每年都進行了交流活動。簽約詞典合作出版事宜之前,我社與朝鮮出版界共進行了選題交流、圖書交換、出版物訂購、圖書互贈、互訪等交流活動近20次。

“文化大革命”結束后,我社又恢復了與朝鮮出版界的交流和合作。

首印

1985年5月,以朝鮮中央出版指導總局局長李峰秀為團長的朝鮮出版代表團來華訪問,此間文化部出版局領導與朝方商定合作出版《中朝詞典》一書,責成民族出版社與朝鮮科學百科辭典出版社協商執行。接到通知后民族出版社總編輯金萬善與朝鮮科學百科辭典出版社副社長林光善商談合作出版具體事宜。

此后,1985年9月19日至10月2日,民族出版社總編輯金萬善和朝文室主任金龍旭應邀前往朝鮮訪問,此間按朝方的安排與朝鮮外國文圖書出版社商談《中朝詞典》合作出版事宜,并于1985年10月1日金萬善與朝鮮外國文圖書出版社兼總編輯宋基賢在平壤簽訂《中國民族出版社和朝鮮外國文圖書出版社關于合作出版<中朝詞典>的協議書》。雙方商定由朝方提供書稿的軟片,由中方負責印制,并向朝方提供1/3的成品書。

7月22日至8月12日, 朝鮮外國文圖書出版社社長兼總編輯宋基賢和中文、日文詞典編輯部部長許光弼一行二人應民族出版社邀請來華訪問民族出版社,此間查看《中朝詞典》印裝質量并與民族出版社簽訂由我社負責把《中朝詞典》成品書5000冊發運送到朝鮮的協議書。

1986年8月,《中朝詞典》正式出版,首印15,000冊。這是由民族出版社與朝鮮外國文圖書出版社合作出版的,也是民族出版社朝文室第一次與外國出版機構合作出版的圖書。

1986年9月28日至10月2日, 民族出版社黨組書記兼總編輯金萬善、經理部副主任任志忠、發行科索倫等三人按協議把5000冊《中朝詞典》成品書送往朝鮮新義州。朝鮮黨中央出版指導總局局長李峰秀前來迎接,并轉贈金日成主席和金正日書記贈送的陶瓷茶具、刺繡品、人參靜夜、床罩等禮品。

重印

我社朝文室與朝鮮外國文圖書出版社進行《中朝詞典》的合作出版的同時擴大了合作范圍,多次互訪中協商決定按《中朝詞典》的合作方式合作出版《朝中詞典》。

1987年12月2日,朝鮮外國文圖書出版社派文東奎、許光弼、許英豪等三位到民族出版社,開始與朝文室合作審訂朝方編撰的《朝中詞典》書稿,歷時6個月完成。

1990年11月14日至1991年1月28日,朝鮮教育委員會出版局副局長金允鐘和外國文圖書出版社詞典編輯部部長文東奎等2人來民族出版社進行《朝中詞典》書稿的最后修訂、定稿工作。

1991年12月15日至12月30日,朝鮮外國文圖書出版社社長兼總編輯宋基賢和詞典編輯部部長文東奎,朝鮮國家教委出版局局長金允鐘等一行3人訪問民族出版社,并帶來《朝中詞典》軟片,就《朝中詞典》的印制及發行問題交換意見。并與12月28日副總編輯韓壽山與宋基賢簽署《關于〈朝中詞典〉運送問題的協議書》,雙方商定首印10,000冊,其中三分之一提供給朝方,由中方負責送到平壤。

1992年3月,《朝中詞典》出版,此書由朝鮮崔奉煥、李昌燮等編,由中國民族出版社與朝鮮外國文圖書出版社共同審訂并合作出版。

此間,我社與朝鮮外國文圖書出版社幾次互訪商討再版《中朝詞典》事宜,共進行了六次再版,共印了32200冊。

此詞典問世后,成了在中國和韓國陸續出版各種“中韓詞典”版本的母版書,不僅在中朝文化交流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也在中韓文化交流中發揮了積極的作用。

修訂版《中朝大詞典》

中朝兩國是一衣帶水的友好鄰邦,幾十年來中朝兩國在政治、經濟、文化等諸多領域開展了全方位的交流和合作。隨著社會的發展、時代的變遷,語言也在演變發展,一些詞語在運用上發生了不少變化,媒體和出版物中頻繁出現新詞語、外來語。因此,20世紀80年代出版的中型中朝對照詞典—《中朝詞典》,已遠遠不能滿足社會的需求,也存在著釋義不準確、對應詞缺乏等缺點,需要做大幅修改。

2005年上半年,時任朝文室正副主任的全永范和樸文峰考慮上述情況,果斷與朝鮮外國文圖書出版社商議決定重新修訂增補出版《中朝詞典》,具體事宜由樸文峰(中方)和許英豪(朝方)操作。

此后,樸文峰與朝鮮外國文圖書出版社詞典局主編許英豪多次傳真聯系洽談具體修訂事宜。2006年4月23日至4月29日,朝鮮外國文圖書出版社社長金英武為團長的代表團一行3人訪問民族出版社。代表團訪問之前,樸文峰以朝文室負責人的名義正式向朝方提出把原版《中朝詞典》增補、修改為《中朝大詞典》,朝方表示訪問期間具體協商給答復,訪問期間樸文峰與許英豪多次洽商,最后達成一致意見并報中朝雙方社長禹賓熙和金英武認可,于28日正式簽署《中朝大詞典》出版合同,授予民族出版社出版及使用本版的專有出版權及使用權。

此后,以1986年中朝雙方共同出版的《中朝詞典》為基本樣本,朝方以中方根據中國有關出版規定和相關情況提出的修訂和增補意見為依據,經過補充和修改(詞匯收錄量從原來的12萬多條增加到20萬條以上),向中方提供新的書稿(電子文檔形式),中方和朝方共同署名,以精裝本的形式在中國和朝鮮(根據情況)出版, 詞典改名為《中朝大詞典》。經過三年多的努力,2009年9月全部結束修改和增補(由朝方完成)、審定和編輯校對(由中方完成)等工序,10月正式出版。其間,中朝雙方3次互訪(互訪時間共計40多天)進行業務討論,多次通過朝鮮駐華大使館交換和協調相關業務意見和事宜。

此間,李鐘萬(第四任主任)、樸文喆(第五任主任)、全永范(第六任主任)、金美玉(編審)等四人提出具體的增補、修改意見。

為了工作有秩序、有計劃的進行,朝文室專門成立了樸文峰、金鳳女、崔紅梅“三人小組”,分別由樸文峰負責組織、聯絡、協商等統籌事宜,由金鳳女負責組織管理社內外專家的審閱事宜,由崔紅梅負責社內編校等事宜。

民族出版社朝鮮文編輯室專門成立《中朝大詞典》專家審議小組,將詞典審閱過程中出現的問題隨時提出并及時討論,最終出臺解決辦法,從而保障了詞典的質量和審閱過程的順利進行。朝鮮方面的編修人員完成編修后,將編輯并校對好的最終文檔發給我方,而我方朝鮮文編輯室并未將此稿件直接交付出版,而是在中國動員20余位語言學專家、學者、編輯翻譯家,對稿件內容進行了通篇審閱。

?(中方審閱人員由相關大學教授和辭書編輯專家及出版社編審人員組成, 具體名單如下:

李龍海(中國海洋大學), 太平武(中央民族大學), 全炳善(廣東白云學院), 姜銀國(上海復旦大學), 周玉波(北京經濟貿易大學), 王丹(北京大學), 張光軍(洛陽解放軍外國語大學)等;

樸文喆(民族團結雜志編審), 田洪烈(中央民族翻譯局編審), 全弘植(中央民族翻譯局編審), 張美花(中央民族翻譯局副編審), 李炳太(民族團結雜志副編審), 張春植(中國社科院研究員),全永范(民族出版社編審),金美玉(民族出版社編審), 金世日(民族出版社編審), 樸文峰(民族出版社編審), 南福實(民族出版社編審)等。

在審閱過程中發現了不少問題,為了將這些問題及時并妥善加以解決,2008年10月我社邀請朝鮮外國文圖書出版社詞典編撰組(3名核心成員)來我社合作辦公。朝方編修人員在我社為其提供的辦公室里不分晝夜連續奮戰30余日,同我社朝文室金世日、樸文峰、金京植、崔紅梅、金鳳女等編輯人員一道將詞典中的錯字、漏字、語法不通處、誤譯等問題進行檢查和商議,并進行了修訂。 《中朝大詞典》朝方的編修小組動員了朝鮮最高水準的中文專家,而編輯校對小組也由最高水準的骨干人員構成,但仍然佩服于我社的編輯小組居然能夠發現如此多的問題點,不禁對我方人員的工作豎起了大拇指。朝方人員回國后,我方編輯室為保障詞典的整體平衡性和統一性,由樸文喆(特邀)、崔紅梅、韓海燕3名擔任責編對詞典重新進行了通篇編審,從而解決了詞典的統一性和前后呼應問題。責編們在短時間內需審閱近1100萬字的稿件,廢寢忘食的工作,付出了巨大努力。此番審閱中提出的問題點由審定委員樸文喆、全永范、樸文峰、金京植、崔紅梅、金鳳女等進行討論和解決,最后反應在了文檔上。

緊接著便迎來核紅工作,檢查電腦編輯人員是否正確修改稿件。眾所周知,核紅是編輯校對過程中不能忽視的重要環節。特別是詞典編修,即便前面的編輯以及校對工作做的再出色,如果核紅環節出現問題,那么之前環節所做的努力將大打折扣。因此,核紅是必須加以重視的收尾工作。而這樣一項繁重的任務須由非詞典編修背景的普通編輯室利用有限的編輯資源在限定的時間內完成,其困難程度可想而知。包括本人在內的責任編輯同其他編輯人員齊心協力投入到了詞典的核紅工作當中。

第一輪、第二輪審閱連同核紅工作一并完成后終于可以松一口氣。但后面還面臨檢字表核對以及目錄檢查工作。由于沒有專業詞典程序編輯成的文檔(當時中朝兩國出版社可以共享的軟件只有微軟的WORD,因此朝方提供的電子文檔便是WORD格式),因此關聯詞的前后呼應, 字頭以及頁碼等并非自動生成。于是我方需對朝方制作的目錄進行一一對照。包括音節表、 部首目錄、 檢字表、 難檢字筆畫索引、中國百家姓等在內的目錄以及索引總字數達2萬5千字,將這些文字以及頁碼手工進行對照需要極大的耐心,耗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為完成這一工作我方動員6位編輯人員,不辭辛苦,晝夜奮戰,終于在一周內完成了這一艱巨的對照任務。在具體對照過程中發現了很多錯誤并及時進行了修正。由于整日用一種姿勢進行頁碼核對工作,有些編輯人員的頸椎和肩部出現不適癥狀,一段時間飽受病痛折磨,做出了巨大犧牲。。附錄部分的“中國國家機構、政治協商會議、政黨及社會團體”、“世界各國、首都、貨幣”、“計量單位”、“物理單位”等內容的一一對照也不是一件輕松的工作。其中“中國國家機構、政治協商會議、政黨及社會團體”一欄的內容用中國共產黨第17屆全國代表大會以后的最新關聯資料進行了更新和補充;對“計量單位”一欄內的單位名稱、符號等的正確標注也進行了確認,部分甚至進行了換算作業,對錯誤進行了更正。

此間,趙哲等電腦排版人員也付出了大量的心血。排版人員幾乎半年內沒有休息日,投入到了艱巨的排版工作當中。朝方提供的文檔以及運行系統與我方的運行系統不同,所以在漢字以及朝鮮文字的錄入方法上也有差異。在本身時間便很緊迫的情況下,上述細節問題又為排版人員增添了額外的負擔。但為了出色的完成《中朝大詞典》排版任務,排版人員用無私奉獻的精神盡職盡責地完成了總頁數達2250頁(16開)的排版以及修改工作。

首發式

2009年12月2日,民族出版社同朝鮮外國文圖書出版社聯合舉辦《中朝大詞典》首發式。社長禹賓熙和朝鮮外國文圖書出版社社長金永武參加并分別介紹了《中朝大詞典》的編輯出版情況。國家民委文宣司司長武翠英、新聞出版總署出版管理司副司長陳亞明、中國辭書學會秘書長韓敬體出席會議并講話。朝鮮駐華大使館教育參贊崔德勛、國家民委國際交流司司長王泉利也出席了首發式。2012年6月15日至6月21日,應朝鮮外國文圖書出版社的邀請民族出版社社長禹賓熙為團長、中國民族語文翻譯局局長李建輝、國家新聞出版總署處長袁越倫、朝文室主任樸文峰為成員的民族出版社代表團,于2012年6月14日至21日趕朝鮮進行了為期8天的訪問考察。其間,代表團一行先后同朝鮮的外國文圖書出版社、科學百科全書出版社、金日成綜合大學出版社、出版物進出口公司、教育省出版局等出版業務單位和部門進行了多次洽談、交流等活動。并共同簽署了《合作協議書》和《中英朝科技詞典》、《朝中大辭典》、《中朝小詞典》等雙語類辭書的共同編撰出版合同。外國文圖書出版社還將“圖書版權貿易代理授權書”鄭重授予了民族出版社。

根據朝方的要求,首發式上舉辦以中方出版社名義向朝鮮國家最高領導人朝鮮國防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日同志贈送《中朝大詞典》的儀式。

特點及意義

《中朝大詞典》是我社與朝鮮外國文圖書出版社對20世紀80年代合作出版的《中朝詞典》進行修訂和增補的版本。共收錄12 794個字頭、20萬余個詞條, 是目前為止出版的中朝雙語類詞典中最具權威性的大型綜合性辭書。

《中朝大詞典》相比知名品牌《中朝詞典》繼承的優點以及克服的弊端。

本詞典共收錄12,794字(其中繁體字約有1,200字;異體字約有1,130字),涵蓋社會政治、經濟、生活在內的常用詞匯以及近幾年出現的新名詞,同舊版相比大幅增加了自然科學技術術語的收錄比例。同舊版相比詞匯量大大增加。僅一“電”字而論,舊版《中朝詞典》僅收錄340個單詞,而修訂版《中朝大詞典》則收錄了約600個單詞。舊版未曾收錄的“電霸、電報機、電筆、電場發射、電場發射陰極、電貓”等單詞在修訂版中都有收錄。舉例來說,以“電腦”作為抬頭的詞條舊版只收錄有“電腦”一個條目,而新版則擴展為“電腦病毒、電腦犯罪、電腦寡婦、電腦紅娘、電腦化家庭、電腦小說、電腦醫生、電腦藝術、電腦犯罪”等近幾年才出現并廣泛使用的新單詞以及流行語。以“電子”作為抬頭的詞條在舊版中只收錄了21個單詞,而新版則擴充到了89個單詞,收錄包括“電子圖書、電子信函、電子眼、電子郵件” 等隨著計算機技術的發展出現的全新用語,這些擴充為讀者學習提供了巨大便利。

該詞典可以說是與時俱進的詞典。附錄中收錄了其他詞典所未能涉及的“中國軍銜”、“中國人民警察警銜”、 “中國百家姓”、“中國民族名”等內容的中朝互譯參考表,這有助于幫助讀者了解中國多民族、文化多元的國情,并為學習中文提供幫助。這是本詞典區別于以往出版的中朝(中韓)詞典的本質特征之一。

本詞典的特點包括其規范性、實用性、學術性、權威性。修訂增補是以《現代漢語詞典》(商務印書館,第5版)和《新世紀漢英大詞典》(外研社)為母版進行,增加了6萬余條反映我國改革開放及市場經濟條件下誕生的新事物、新現象的詞語、各領域使用率較高的術語、使用率不高但學術研究和語言研究上仍然有其價值的“過時(陳舊)”術語、新出現的經濟貿易科技用語等與時俱進的詞語。

本詞典是目前為止收詞量最大的中朝對照辭書,反映了我國發展的新面貌和尤其是改革開放及市場經濟的新成就,這將為促進中朝兩國的文化交流與發展起到更為積極的作用。詞典的出版發行也將一定程度上緩解中朝雙語教學中缺乏權威工具書的狀況。

詞條收錄范圍廣泛。一般詞匯、口語詞匯、方言詞匯、文言文詞匯均有收錄。此外,還收錄了專業術語,并在專業術語后面標明了所屬領域,幫助讀者準確把握所查單詞。特別是諸如“東郭先生”以及“阿Q”,“阿Q精神”等典故或正典中出現的主人公或主人公關聯用語等也進行了收錄,這是值得注意的地方。

此書出版后新華網(2009年12月3日)、中國新聞出版報(2009年12月3日)、中國民族報、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互動百科網以及東北的朝鮮文報上紛紛報道和介紹。

此書,2010年榮獲第二節“中國出版政府獎”。

樸文峰 整理

2013年4月

?

?


回頂部